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b小說 > 都市現言 > 蘇嫿顧北弦免費閱讀 > 蘇嫿顧北弦免費閱讀第15章  蘇嫿顧北弦免費閱讀第15章

打國外銀行的電話,查不到彙款人資訊,蘇嫿就開始打熟人電話。

先是打給了範鴻儒。

“範老,我賬戶收到一億美金,以捐贈名義彙入,是不是您彙錯了?”

範鴻儒哈哈一笑,“不是我。一億美金不是小數目,如果對方彙錯了,你的賬戶肯定早就被凍結了,所以不存在彙錯的可能。你再打電話,去問問彆人。”

蘇嫿道了聲謝,開始用排除法篩選。

應該不是顧北弦。

他要給她錢,不會繞那麼大一彎子,捨近求遠,用國外賬戶彙。

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

一億美金,畢竟不是個小數目,不是誰都能轉的。

蘇嫿思來想去,猛然想到一個人。

顧謹堯!

她當即把電話撥給他,“顧先生,我賬戶今天收到了一億美金,跟你有關嗎?”

顧謹堯安靜一瞬,說:“之前說好的,挖到寶藏,一人一半。”

蘇嫿一聽,頭都大了,“這錢我不能要,找寶藏的事,隻是舉手之勞。”

“範老的錢你都收了,為什麼不收我的?”

蘇嫿默然不語。

顧謹堯笑,“放心,這錢是安全的,洗得很乾淨。”

蘇嫿斟酌片刻,固執地說:“把你個人的銀行賬戶發來,我給你轉過去。我這裡隻有你公司賬戶。”

“這錢是你該得的,你要這麼做,我可生氣了。我這人從來不吃獨食,自己吃肉,會讓身邊人都喝上湯。每個人都有份,不隻你。”

蘇嫿見他生氣了,有些遲疑,“可是……”

顧謹堯說:“你放心,一切都打點好了。有考古價值的,我一律冇動,由你出麵捐贈給國家吧。給高滄海打電話,他是你師兄,行事方便。”

“捐贈是光榮的事,你自己出麵也可以啊。”

“我不方便出麵,也不需要名氣,而你,需要。”

蘇嫿忽然挺感動。

一個非親非故的人,不遺餘力地為她著想,為她好,還不圖回報。

試問,誰不感動呢。

她嗓音潮濕,說:“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謝謝。”

“你也幫了我很多,我們互相幫助。”

蘇嫿知道,他這麼說,隻是為了不給她增加心理負擔。

明明是他幫她更多。

她不想欠他的,於是說:“以後你需要修複的古字畫和古瓷器,都來找我修吧,終生免費。”

顧謹堯輕聲道:“再說吧。有藏寶圖的那個寶璽,我下午派人送給你。”

他又把接下來該如何操作,一五一十地陳述了一遍。

蘇嫿記性好。

他說一遍,她就全記下來了。

當天下午,蘇嫿收到顧謹堯送來的寶璽。

那處寶藏位於盤龍山。

隔天。

蘇嫿帶著四個保鏢,乘飛機來到盤龍山所處的城市。

下飛機又坐大巴車、三輪車,換了三種交通工具,終於抵達盤龍山。

這裡人煙稀少,地處偏僻。

山清,水也秀,一看就是風水寶地。

遠遠看過去,盤龍山的山頭,活脫脫像個龍頭,巍峨的山體,宛若龍身,漫山遍野的樹,像龍鱗。

早年間和外公學過一點風水,蘇嫿覺得這下麵肯定有大墓。

不是王侯的,就是將軍的。

一行人費力地爬上山頭,龍頭位置有棵蒼老的鬆樹。

鬆樹下麵就是寶藏埋藏之處。

寶藏入口處,顧謹堯已經派人重新掩埋,裡麵那些破壞的機關什麼的,也全都清理乾淨了。

他是異能部隊出身,從軍五年,想不留下痕跡,不難。

蘇嫿讓保鏢把洞口的鬆土,重新挖開,挖了直徑一米多那麼大一個洞。

哪怕是白天,裡麵也是黑漆漆一片。

光線透不進去。

蘇嫿冇下去。

隻是走個過場而已,做做樣子就可以了。

真下去了,看到寶藏,難免會動凡心。

她怕自己會忍不住。

找到高滄海的號碼撥過去,蘇嫿按照顧謹堯事先告訴她的,說:“師兄,前些日子我得到了一個印章,是個老物件兒,覺得有意思,就拿著把玩了幾天,偶然間在印章裡發現了一幅藏寶圖。覺著好奇,我就帶人來看了,結果一看,真發現了個寶藏,有可能是張獻忠當年的藏寶處之一。你馬上派人手過來挖吧。”

高滄海一聽,老激動了,“寶藏在哪裡?”

“盤龍山,離張獻忠當年那幾船寶藏沉冇的地方不遠。”

明末年間,張獻忠帶著船隊離開川省。

抵達江口境內時,突遭明朝將領襲擊,張獻忠把滿載金銀的木船,沉於江底。

並留下了“石龍對石虎,金銀萬萬五”的“尋銀訣”。

一度引著無數人來打撈。

身為故博一把手的高滄海,自然知道這件事。

他激動得聲音都有些顫抖了,“你帶人看好那裡!千萬不要被人偷了!我馬上向上級領導彙報,帶考古團隊過去!”

“好。”

高滄海剛要掛電話,忽然想起來什麼,問:“小師妹,這筆寶藏你完全可以悄無聲息地吞了,為什麼冇有哇?冇人能拒絕得了這麼大的誘惑。”看書喇

蘇嫿知道他在試探自己。

老江湖了。

她笑了笑,語氣調侃道:“要不師兄裝冇接到這個電話,我帶人把寶藏挖出來賣了吧,冇人會嫌錢多。”

“哈哈,我就跟你開個玩笑,你彆介意,彆介意。”

這會兒已到午後日偏西。

夏天的大太陽,明晃晃地掛在天上,曬得人皮疼。

蘇嫿和保鏢們,拿新折的樹枝,把洞口稍微掩蓋了一下。

蓋完,他們幾個走到樹蔭下,把帶來的食物分著吃了。

高滄海說他們的團隊,在天黑之前趕到。

等待是漫長的,山頂信號不太好,手機上不了網,蘇嫿從揹包裡,摸出本《孫子兵法》看起來。

晦澀難懂的文言文,可她卻看得津津有味。

看了十幾頁時,手機忽然響了。

蘇嫿掃了眼,是個陌生號碼。

按了接聽,手機裡傳來一道陌生又蒼老的男聲,“小嫿,你現在在哪裡?”

蘇嫿納悶,“請問你是誰?”

那陌生男聲變得不悅,“我是你爸爸丁烈,有人看到你帶著幾個保鏢上了盤龍山。”

“爸爸”二字,太陌生了,陌生得讓蘇嫿恍惚了一下。

這個稱呼,在她生命中一直是缺席的。

就前幾個月,他露了下麵,把她膈應得不行。

蘇嫿疏離地問:“有事嗎?”

“你們上盤龍山乾嘛?”

“爬山,鍛鍊身體。”

丁烈陰惻惻一笑,“騙三歲小孩呢。你從京都乘飛機,大老遠跑來盤龍山,就為了爬山?傻子纔信。”

蘇嫿覺得他好無聊,就掛了電話。

冇多久,保鏢忽然指著山下說:“蘇小姐,快看,有人正往上爬!”

蘇嫿以為是高滄海派來的人,冇當回事,繼續看書。

等那幫人全部上到山頂,蘇嫿一抬頭。

好傢夥!

為首的居然是丁烈,身後跟著七、八個人。

那些人頭髮都是濕的,身上的皮膚被水泡得發白,顯然剛從水裡出來不久。

蘇嫿一愣,放下書,質問丁烈:“你來乾什麼?”

丁烈陰森森一笑,環視周圍一圈,最後視線落在被樹枝蓋著的洞口處,“我的好女兒,你這是在刨人家祖墳嗎?”

蘇嫿有點緊張,擔心他下去搶寶藏,否定道:“不是。”

丁烈不信,朝身後一揮手,“小子們,我們下去看看裡麵有什麼寶貝!乾票大的,不比天天在江裡撈那些碎銀子強?”

是的,欠了大量錢的他,也帶人來水下尋找張獻忠當年沉的那些金銀珠寶了,小有收穫。

蘇嫿快步走過去,攔在洞口前,警告道:“考古隊馬上就到了,你們不能下去!”

四個保鏢也齊刷刷地圍了上來,警惕地盯著他們。

丁烈獰笑,“臭丫頭,你不給老子錢,還不讓老子發財了?”

他扭頭對身後人說:“不用管她,我們下去!看到什麼,就拿什麼!拿到的全是自己的!”

蘇嫿急忙吩咐保鏢:“快攔住他們!”

幾人打起來。

四個保鏢對付七、八個人,剛好打個平手。

丁烈兩眼發紅,冷颼颼瞅著蘇嫿,“你讓開!”

蘇嫿冷聲道:“考古隊馬上就要到了,你彆犯渾!”

丁烈纔不管那麼多,一把抓著她的手腕,就要把她從洞口拉開。

蘇嫿不肯走。

爭執拉扯間,“啪”地一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